一只蝴蝶在雨季死去

独自思考使我自己同时成为了回声和深渊。靠着对内心的深入,我分身无数……我在每一个界定失误的印象里痛苦地更新自己。我依靠不属于自己的这些印象而活着,挥霍着身份的放弃,身为自己的时候反而总有他身之感。——费尔南多·佩索阿


曲名:A Good Heart
歌手:Marc Enfroy
所属专辑:Unconditional 无条件的爱
发行年代:2011
风格:新世纪音乐 New Age
介绍:新世纪音乐家 Marc Enfroy(马克·恩弗洛伊)被誉为“最具人气的欧洲新星”。马克·恩弗洛伊的姐姐是一位成功的画家,却因癌症而死亡。马克要追随姐姐的艺术脚步,于2006年开始创作音乐作品。他以美丽的器乐钢琴与动人的管弦乐相互交织,温暖平和,他称自己的这种音乐风格为“Cinematic Piano”。

2008年他推出首张专辑《Unbounded 无界》,获“2008最佳新古典专辑”称号,并由著名的新世纪电台 NAR (Newagereporter)提名为“最佳新艺人”。

他的第三张专辑《Unconditional 无条件的爱》继续延续了抚慰心灵的音乐特点。Marc Enfroy 从古典专业,转向现代器乐音乐,探索爱与被爱。Marc 如是说,在我们的心灵深处,爱自己和接受爱超越了所有其他的感情需要,这是人类本性的一部分。这也是一个普遍的真理,即无条件的爱自己是施爱和受爱的基础。Marc Enfroy 轻柔的钢琴与动人的管弦乐相互交织,将你带进永恒美丽的林地,纯真与灵感的永恒之美,为你的梦想配乐。

一只蝴蝶在雨季死去

一只蝴蝶在雨季死去

文/于坚

一只蝴蝶在雨季死去 一只蝴蝶
就在白天 我还见她独自在纽约地铁穿过
我还担心 她能否在天黑前赶回家中
那死亡被蓝色的闪电包围
金色茸毛的昆虫 阳光和蓝天的舞伴
被大雷雨踩进一滩泥浆
那时叶子们紧紧抱住大树 闭着眼睛
星星淹死在黑暗的水里
这死亡使夏天忧伤 阴郁的日子
将要一直延续到九月
一只蝴蝶在雨季死去
这本是小事一桩
我在清早路过那滩积水
看见那些美丽的碎片
心情忽然被这小小的死亡击中
我记起就在昨夜雷雨施暴的时候
我正坐在轰隆的巨响之外
怀念着一只蝴蝶

---

©️作者简介

于坚,男,1954年8月8日,出生于昆明。云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任教、云南作家协会副主席。80年代成名,为“第三代诗歌”的代表性人物,强调口语写作的重要性。

于坚幼时因病致弱听,14岁辍学。16岁“文革”时期,学校停课,国家分配进入工厂当工人9年。16岁后当过铆工、电焊工、搬运工、宣传干事、农场工人、大学生、大学教师、研究人员等。20岁开始涂鸦写诗,25岁首发作品。

日本著名诗人谷内修三的赏评:

动感中感觉到诗,行与行间的跳跃感觉到诗。心在浓缩的同时在无限扩大,具有刺激性。

“这本是小事一桩”,显得很唐突的一句话搅拌了整个世界。这本是小事一桩或许仅仅是指“一只蝴蝶在雨季死去”呢,还是指“踩进一滩泥浆”而“本是小事一桩”呢。还是叶子们怀念一只蝴蝶,星星扔出一句“这本是小事一桩”?还是延续到九月的忧伤阴郁“本是小事一桩”?

不管对谁都是“小事一桩”?

对于世界,对于宇宙,都是什么意思?而我对于作者来说也“本是小事一桩”的想法读了这首诗。

一只蝴蝶被雷雨施暴而死,——这对诗人来说“本是小事一桩”。尽管是“本是小事一桩”却无意中抓住人心,撼动人心。
那时的心不再是单个的心,而是一口气扩展到宇宙中去。看到蝴蝶“被大雷雨踩进一滩泥浆”,把自己化身为目击这一切的大树,叶子们紧紧抱住树干。如同人在无能为力中,悲痛地抱住自己的双臂。也如同化身为远而又远的星星,与蝴蝶一起“被大雷雨踩进一滩泥浆”。——所有这些动态,都存在于“怀念”中。

心,从我的肉体中分离,完全吞没了整个宇宙。

“坐在轰隆的巨响之外”的外,是以我为中心的宇宙,是心所把握控制的宇宙,来自于现实的宇宙,只有心才能如此无限扩大。

AKG三星S8原装耳机

猜你喜欢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