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要早一点啊

人之幸福、生命之充实,并不取决于物质环境的优劣,而取决于个人的自尊心和对生活细节的关注。——新井一二三

Bill Fay
曲名:The Coast No Man Can Tell
歌手:Bill Fay
所属专辑:Life Is People
发行年代:2012
风格:民谣

展开歌词


The Coast No Man Can Tell
无人知晓的海岸

It's time to leave
离别将至
and say goodbye
道声再见
at least for now
至少此刻
You fought the battle most of your life
今生的你,仗已打过
and you're still fighting now
此时的你,仍然抗争
Soon you'll be leaving for the coast
不久你将远去,向那海岸
but it's a coast no man can tell
这海岸,却无人将其言说
It's the end of life on this earth
这生命的尽头,在这世上
and my brother, I deeply fare you well
我的朋友,我深切道别于你
You will always stay in my heart
你将永驻我心
As I hope I will in yours
愿我也在你心中
Until that day we walk through the fields
直至那天,我们穿越这原野
when all of God's promises are fulfilled
上苍的旨意,将得以成全

Soon you'll be leaving for the coast
不久你将远去,向那海岸
but it's a coast no man can tell...
这海岸,却无人将其言说
It's the end of life on this earth
这生命的尽头,在这世上
and my bother, I deeply fare you well
我的朋友,我深切向你道别

父亲

明天要早一点啊

文/詹宏志

父亲常常早上出门散步。有一天,我对父亲说:“我也要去。”父亲很少在家,我从来不敢向他请求什么,所以一开口就后悔了。父亲看着我,然后微笑着说:“如果你早上起得来,我就带你去。”

第二天,我六点整就起来了,母亲却告诉我,父亲已经走了十几分钟了。我跑到门外,看着空荡荡的街道,心中充满懊恼。到了七点钟,父亲散步回来了,他與我眼神交会,轻声对我说:“明天要早一点呀。”

第二天,邻居家的公鸡刚打鸣,我就爬起来了。母亲告诉我:“你阿爸出去了,他今天比较早。”父亲整个白天都在外面办事。晚上,他出现在餐桌上时,轻轻抛过来一句:“明天要再早一点呀。”

这一天,客厅的挂钟才敲了四下,我就穿好衣服到父亲卧室门外等他。不一会儿,他出来了,我有点怯怯地说:“爸,我好了。”

他穿着白色衬衫、灰色西装裤,外面加上一件绣有“台湾电力公司”字样的蓝夹克,脚上是他那双擦得很亮的皮鞋,手里拿着登山拐杖。他笑着看了我一眼,然后往家门外走去,我赶紧动身跟上。

我们走了一段马路,然后转进小土路,最后走进一个树木茂盛的山坡。那时,我才五岁,从未走过这么遥远和变化这么多的路。

天已经大亮,太阳不知何时冒出了头。我们在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休息了一会儿,父亲兴趣盎然地打量着我,然后说:“下山吧,我带你去喝豆浆。”

到了豆浆店,父亲帮我找了位子,向老太太道:“两碗豆浆,一碗加蛋,再来一根油条和一个豆沙饼。”加蛋的豆浆是给我的,豆沙饼也是为我点的。我吃着这些食物,相信这位让我不敢亲近的父亲是疼爱我的。

那是我童年仅有的一次和父亲散步的机会,也是我记忆中唯一一次父亲以一个英挺健康的成人姿态出现。没多久,父亲重病缠身。后来,我们搬离了北边的海港城市。成长的孤独吞没了我,我不再渴望来自父亲或母亲的关爱,而是为能否得到朋友的认同与接纳感到焦虑。可是那次和父亲同行的时光以及豆浆的滋味却永远留在我心中。

©️作者简介
詹宏志(1956年3月12日-),出生于台湾南投县草屯镇。台湾著名作家、编辑、出版人及电影人。 PChome Online网路家庭出版集团和城邦文化创办人。代表作品《六十九年短篇小说选》《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等。

猜你喜欢

1 条评论

  • 麦田就像家、像故友,至少都是四年前来到麦田,歌曲、孤独、青春的碰撞,再次听听、逛逛,给予我安静的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